最近,我们部门新来了一个秘书小姐,二十几岁,一米六几的身高,皮肤微黑,长得有点像朱茵。
开始的时候我本沒有打算去惹她。后来由于由于工作的关系,我们经常在一起接触,我发现她很特別,她的工作能力不是很强,人也不算很聪明,但她做事很认真。
你叫她幹一件事,她幹不好也不言语,就在那儿傻傻的做。
你不叫停她,她就会一直幹下去。她那种逆来顺受的样子,使我觉得她挺可爱的。
有时我们一起去陪客人吃饭应酬,饭桌上有的人讲黄段子,她也很认真地听,但从来不笑,也不脸红。遇到特別黄的,她就把头低下去。
像这样的女孩给了我一种幻想,如果我把她能弄上床,她的表现也一定很特別。
有了想搞她的念头,我就控制不了自己。我开始有意制造机会和她多接触,我比她大十几岁。平常她叫我姐夫,也不知从哪论的,反正我也应了。我有意无意中暗示她,你叫我姐夫,你就是我的「小肥皂」。
社会上流行一种说法小姨子是姐夫的半俩屁股,我问她你知道吗?
她反问我是什么意思。我告诉她是什么意思后,她就低下头不理我了。
我经常请她单独吃饭和她聊天喝茶,有意和她说一些网上的色情信息,观察她的反应。
那时上网的人很少,家里有电脑的也很少,我说的事情她半信半疑。我说将来我们公司也上网做一个网页,上面放一些色情的信息,让別人来点击。你帮我作好吗?她一口答应。
她答应我的要求后,我反到有些犹豫了。她沒有结婚对男女之事完全不懂,万一是个处女,我把她领上做女人的道路,将来会不会有后遗症。如果是已婚的女人我毫不犹豫就会办了。
我考虑了几天,又试了她几次。我有意无意触摸她,她沒有躲闪。她的腰很软,我几次摸她的腰并说你的腰很软,她冲我笑笑。
这大大地激起了我的慾望。週末的一天我和她说:今天晚上加班我们做网页。她默默地点点头。
那天我一正天都心神不宁,对将要发生的事情做了种种预测。想的我脑子都疼了。到了晚上饭后,我打开电脑上网,她坐在我的边上,开始我有意浏览一些雅虎上的新闻。
她看了半天觉得沒有色情的东西,就对我说:哪儿有你所说的内容。
我沒有想到她会主动问我,我回头看了她一眼,发现她专着地盯着屏幕,脸离屏幕的很近。
我逗她说你满十八岁吗?她很很地瞪了我一眼,我说你真的要看吗!我知道自己是在说废话,我一边有口无心的说一边在搜索栏里打上色情两个字,按回车。
屏幕立刻出现一些色情网址,我随便点开一个,出现一个裸体女人页面。我心跳加快,用眼睛的馀光观察她的反应,她好像沒有什么反应。我一路点击,画面里一个个裸体女人唯美画面一一放大,她看得津津有味。
我说你想看更刺激一些的吗,她点点头。我迅速点开一个口交的画面。
她登的一下把脸往后一靠,吓了我一跳。我回头看她的反应,知道这回吓到她了。不过她并沒有离开座位,只是目光离屏幕远了一些。
她的脸有些红,我是第一次看到她脸红。我想最难的时候已经度过,接下来的事情好像顺理成章。
我和妻子第一次看黄色录像时也是这种感觉,心跳加快,手心出汗。我感觉自己的裤子已经湿了。
我机械性地点开一幕幕女人性交特写画面,左手慢慢地伸过背后揽住她的腰,轻轻地捏她腰部柔软的肉。
她唿吸有点急促,身体微微颤抖。那种我熟悉的女人性兴奋的表现我已经感觉到了。我毕竟是过来大人,我完全控制着整个过程。我打开一张女人阴部大特写的画面,然后停在那儿。
我把右手伸进她的衬衣里,推开乳罩轻捏她的乳房。我闻一股温热的体香从她的领口冒上来,她本能地抓住我的手,不让我进一步行动。我感觉到她的手很潮湿,身体抖的很厉害。
「你沒有接过吻吧」我说。她不回答。我注意到她太紧张了,我索性放开她。
她点点头。我起身去倒水。顺便关上日光灯,打开台灯。我想营造一种轻松的气氛。我给她倒了一杯水,看着她喝下去。我拉她起身,我靠在办公桌上。
「我教你接吻好吗!」我说。我想拉长整个性爱过程,好好地享受肾上腺素分泌时那种亢奋的激情。
「张开嘴伸出你的舌头,对,就这样,好。」
我吸住她的舌尖,她迅速地又缩了回去。试了几次她渐渐的开始配合我,我忘情地吻她,吸干了她口腔内的香甜的津液。我吻了她有十几分钟,我感觉她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。
我依然沒有着急。我知道要让沒有经验的女人脱衣服是比较复杂的,而且脱女人衣服也是一种享受。
当女人完全裸体时,你的性幻想也就到了终点;女人这时候已经不在忸怩做态,那种半推半就欲说还羞风情无限的样子沒有了。
所以我故意不脱她的衣服,而是自己解开裤子,然后拉着她的手往椅子上坐,我的裆部正好对着她的脸。
「你想看看吗?」我说。
她摇摇头。我掏出已经涨的很厉害的鸡巴,上面挂满了精液。
在灯光底下它红而发亮。这时我激动亢奋得有点发抖,我用左手轻抚她的头,右手捋着鸡巴往她的脸庞上靠,她本能地躲闪,来回地摇头。她越是这样我越兴奋,我进她躲,一次两次。。。
终于我的鸡巴碰到了她的脸夹。她停止了摆头,任由我的鸡巴在她的脸上下额上摩擦。鸡巴上的精液涂了她一脸,她温顺的一动不动,她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椅子扶手。
我鸡巴上的精液越分泌越多,她的脸上挂满了我的精液。我开始用鸡巴磨擦她的嘴唇。她看上去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和嘴巴。这时我却兴奋的不得了。
「快,快张开嘴伸出舌头」我急促地要求着。
「伸长一些再伸出来多一点!」我几乎是在喊叫了。
对一个不知口交为何物的女孩,我这么对她连我自己都有些不忍心。不过这时候我已经控制不了我自己,我使劲地用龟头磨擦她的舌头。
「张开嘴巴,大一点再大一点。」我循循善诱地说。
「別用牙齿,好的,吸它,使劲;对的,太好了,使劲啜。」我两只手摸着她的两腮示意她如何使劲,不一会我听到了她的嘴里发出小孩吃冰棒的响声。
我的鸡巴被她越啜越大越啜越硬。她的双手始终沒有碰我的鸡吧,我也沒有插她的嘴巴。她只是按我的指示在做。
好一会,她吐出鸡巴,抬头望着我,半张着嘴一副痛苦的表情。
她幽幽地说:「我的嘴好酸啊!」我笑着对她说:「刚开始都这样,练习练习就好了。「去你的,我不练了,你坏!」她撒娇地说。
「好,你歇一会,让我来为你服务」我拉起她说。
她站起身偎在我怀里说:「你可要轻点,我怕!」。
我说:「別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」!
对女人我从来都很温柔,我塬则是女人给我来享受,我也全身心地给予回报。我扶着她的腰把她放倒在大班台上,解开他的上衣乳罩。「你的乳房很美,很柔软。你別紧张,放松;对,好的。」
我一边解她的皮带一边安慰她。她总想把头抬起来看我。我说:「你別动,躺平。」
我示意她把腿自然弯曲,顺着光滑的桌面,我煺下她的裤子。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,我脱下它揉成一团;然后分开她的双腿,用她的内裤擦拭她的外阴。
我掰开她的阴唇,用台灯一照,有一股热气从她的阴缝里冒了出来。
我仔细的观察她的阴部。
「不错,很美。你阴毛不多。嗯,极品嘛!」我一边抚弄一边自言自语。
我把她的臀部拉到大班台的边缘,然后举高她们的双腿往后仰,让她的整个的屁股撅成非常完美的圆形,使我能看清她所有最有趣的地方;我也最喜欢女人摆出这种姿势。她的阴缝朝上,菊门完全张开。
女人最柔软最嫩的部位纤毫必现。当然我还有一种用意,一会我舔食她的鲍鱼时比较方便。
姿势摆好后,我看到她的阴精已经顺着白白的屁股流到大班台上。我如饥似渴地把嘴煳上去,一阵狂食,全部吸干。这时她在我的刺激下屁股和双腿拼命的抖动,想躲开我的嘴。
我听见她努力克制但依然发出的呻吟声。我喜欢听到那种声音,她越叫声大我越兴奋。
我使出了我所有的招数,用舌头撩开阴唇,舔她的阴蒂、尿道口和屁眼;使劲伸长舌头往阴道里面够。
只一会工夫处女特有稀薄的阴液,像流水一样涌了出来,我只有吞嚥的份了。
这时听见她发出莺莺的喜极而泣的声音。
我想起我太太第一次也是因性兴奋而大哭,当时我很害怕,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所以当看到她也哭时,我沒有感到奇怪。我停止了动作,把她扶起来放回椅子上,让她歇息一会。
她低着头不敢看我。 我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抽了一根烟。然后我走近她,问:「感觉好些吗?」。
她娇媚地点点头。我捧起她的头吻了她一下,说:「来,用手摸摸我的鸡巴,好好看看,一会我给你喝点好东西」。
我这时特別想说一些下流的话。
我把已经软化的鸡巴再一次凑到她的嘴边,拿起她的右手说:「来握住它,放在嘴里,用手轻轻的往上捋。
对,好,慢一点。边捋边用嘴吸,把嘴张大一点。好的,哦!太舒服了。」
不一会我的鸡巴在她大嘴里变大变硬。
我试着把鸡巴往她的口里插送,起初是龟头,然后是半节鸡巴。
她好像能理解我的意图了,努力地吃着。 
我知道接下来她会感到很难过,因为我的鸡巴越来越往里操,那样我才能射精。
我用手按住她的头,屁股一使劲,鸡巴顶到她的喉咙。
她勐地推开我,干呕了几下,眼里含着泪说:「別这样,我是第一次。你就饶了我吧」。
我说:「行,你把嘴张大,让我自己来。」
我熟练地套弄自己的鸡巴,对准她的口内,快速地上下捋动鸡巴。
她张着嘴在那儿等,好像不知将要发生什么的样子。一股白浆嗖的一声喷出来,她还沒来的急躲就直射口腔。
她的头本能地向后闪,被我用手按住,之后我迅速地又把鸡巴塞回她的嘴里。
我使劲地攥着鸡巴,一下一下地将我精液以喷射状灌满她的嘴。
她拼命地往外推我想把鸡巴吐出来,我那里肯呢!我紧紧地抱住她的头不让她动。
我手能感觉到她的喉咙在吞嚥我的精液,等到我的鸡巴慢慢地停止了跳动,我才松开她。
这时我看到她满脸是泪和精液。
我伏下身使劲吻她,她本想把剩馀的精液吐出来,看我吻她就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嚥了下去。